• 中国财经新闻网
  • 关于我们|
  • 网站合作|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主页 > 要闻 > 正文

    国家统计局负责人:以宏观调控“升级版”适应引领新常态

    2015-12-18 16:17:35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编辑:  |  

    新华网北京12月16日电  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今日在新华网发表署名文章《以宏观调控“升级版”适应引领新常态》。文章指出,当前世界经济仍处在危机后深度调整之中,呈现出低增长、不平衡、宽震荡、多风险的“新平庸”特征,国内进入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关键阶段,潜在增长率趋势性回落与长期结构性、短期周期性问题叠加,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。面对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“两难”、“多难”问题增多现实,政府部门结合我国经济转型期特点,在优化总量调控基础上更加注重结构调控,在强化需求管理的同时更加注重供给管理,在做好区间调控的同时更加重视定向调控,彰显出高超的调控艺术和驾驭能力。 

    王保安指出,调控目标是实施宏观调控的出发点和落脚点。随着经济发展环境条件的变化,调控目标既要考虑经济增长,又要综合考虑就业、物价和居民收入等民生指标。新一届政府创造性地提出了“合理区间”的调控目标,即守住稳增长、保就业的下限和防通胀的上限。与过去相比,一是由高度关注GDP转变为更加关注民生。二是由单一目标转变为多重目标。把保就业和防通胀提高到了与稳增长同等重要的地位。三是由底线目标转变为区间目标。 

    全文如下: 

    以宏观调控“升级版”适应引领新常态 

    当前,世界经济仍处在危机后深度调整之中,呈现出低增长、不平衡、宽震荡、多风险的“新平庸”特征。国内进入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关键阶段,潜在增长率趋势性回落与长期结构性、短期周期性问题叠加,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。在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下,中国经济顶住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,呈现出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、进中有创、创中提质的良好态势。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长6.9%,放眼全球独领风骚,对世界经济的贡献高达30%左右,仍是世界经济的稳定之锚、动力之源、希望之翼。之所以取得这样令人振奋的成绩,是党中央、国务院高瞻远瞩、审时度势、全面谋划、科学决策的结果,是适应引领新常态、全力打造宏观调控“升级版”、主动作为的结果。 

    一、以市场化法制化为主线,创新调控理念 

    调控理念是指导调控实践的根本指引。只有顺应规律、符合实际的科学理念,才能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,保证经济沿预期方向发展。新一轮宏观调控坚持把市场化、法制化作为宏观调控的行动指南,开启了调控理念和实践的新境界。 

    坚持市场化取向。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。30多年的改革开放实践证明,只有尊重市场、依靠市场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,经济建设和各项社会事业才能蓬勃发展。党的十八大进一步强调,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。宏观调控作为政府经济工作的重要手段,必须遵循这一规律,改变以前对微观经济干预过多、管得过死的路径依赖,改变把行政管理与宏观调控混合的弊端。注重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,凡是市场能做的,都交给市场,政府主要是制定规则、维护市场公平,要改变“错位”,退出“越位”,补上“缺位”,既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,又更“好”而不是更“多”发挥政府作用。 

    坚持法制化理念。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。市场作用的有效发挥,必须要有一个法制化的市场环境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,要求加快建立现代法治政府,推进依法行政,政府宏观调控同样要在法治轨道上运行。由于经济转型期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,过去政府对经济的调控过度依赖行政审批、直接投资、干预许可等管理方式,不仅成本高、效率低,还容易和法律规定相冲突。新一轮宏观调控坚持法制化理念,将环保、土地管理等凡是法律有规定的,都按规定办,不再作为宏观调控手段,这既有利于巩固改革成果、降低行政成本,又大大提高了宏观调控效率和针对性。 

    遵循市场化、法制化理念,新一届政府加快推进政府权力清单、责任清单和市场负面清单“三张清单”建设,理顺政府、社会与市场关系。把宏观调控和推进改革、优化制度环境有机结合起来,寓改革创新于调控之中。主动自我革命,把简政放权作为行政体制改革、转变政府职能的“先手棋”,并在“放”的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、优化相关服务。近两年多来,国务院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700多项,放的彻底、放的到位,前所未有,非行政许可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市场准入门槛不断降低,各类创业创新活动蔚然成风。去年3月商事制度改革至今,平均每天新登记注册企业超过1万家。同时,深入推进财税金融、国有企业、价格体制、科技体制等领域改革,加快自贸区建设,构成了稳增长、调结构、促改革、惠民生、防风险的目标统筹和结构性改革体系,完善了市场机制,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和创新动力。 

    二、以补短板强实体为核心,创新调控方式 

    调控方式是调控理念的具体体现和调控政策的路径选择。面对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“两难”、“多难”问题增多现实,党中央、国务院打破思维惯势,没有实行单一的总量调控,而是锐意进取、积极作为,结合我国经济转型期特点,在优化总量调控基础上更加注重结构调控,在强化需求管理的同时更加注重供给管理,在做好区间调控的同时更加重视定向调控,彰显出高超的调控艺术和驾驭能力。 

    总量调控和结构调控并重。确保增速换挡不失势,加快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是新常态下的首要任务。如果为保增长一味强刺激,不仅会加剧产能过剩,而且会加大经济增长的波动;如果放任下滑,又会影响我国“两个一百年目标”战略任务的实现。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保持战略定力,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、稳定性、相机性,既没有“大水漫灌”、大幅增发货币,也没有盲目投资和显著扩大赤字,而是在存量上做文章,通过存量资金整合和政策措施改进,提升财政、货币政策效率,发挥政策引导作用,注重带动社会资金补短板。比如,大力推广PPP模式,在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等领域推出了1000多个、总金额近两万亿元的PPP项目,发挥“四两拨千斤”的撬动作用,吸引民间资本进入。近两年,先后实施了11大类重大工程包为主要内容的稳增长项目,主要投向了公共服务、资源环境、生态环保、基础设施和新兴产业,增强了发展后劲。1-11月份,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6.5%,增速比全部投资快6.3个百分点;基础设施投资占全部投资比重为17.9%,比上年同期提高1.2个百分点;高耗能行业投资占比为11.8%,下降0.6个百分点。 

    更多强调和激发消费活力,持续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,出台了一系列扩大内需,提升消费能力的政策措施,如实施6大消费工程,构建促进信息、绿色、住房、旅游、教育、养老等消费政策引导体系。前三季度,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接近60%,比上年同期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,比投资高15个百分点,创近年新高。 

    需求调控与供给调控兼顾。当前模仿型、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,个性化、多样化需求渐成主流,但由于半个多世纪一直存在的结构失衡问题,供给与需求很难耦合,加之创新能力偏低,产品质量、美誉度和信誉度不高,发展型、享受型服务供给不足,跟不上消费升级步伐,造成国内消费外流。2014年保守统计,我国居民境外消费超过1万亿元。一方面,国内低端产品产能严重过剩,另一方面,高端产品和服务供给严重不足,这是当前经济运行中一个突出的矛盾。为此,新一届政府宏观调控在重视需求管理的同时更加重视供给管理,通过国际产能合作以及兼并重组等方式,加大化解过剩产能力度,主动促进市场出清;通过积极推进“互联网+”和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,加快推动工业化、信息化深度融合,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;通过扎实推进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,积极发展众创、众包、众扶、众筹等支撑平台,促进高质量、多样化产品和服务不断涌现,积极成效快速显现。以机器人、新能源汽车、智能电子产品为代表的新产品成倍增长,互联网信息及文化等现代服务业发展势头强劲。前三季度,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51.4%,比上年同期提高2.3个百分点,自2012年首次超过二产以来,连续三年上升,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趋势明显,结构优化升级势头良好。 

    更加注重定向调控。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,尽管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但区域之间、城乡之间、产业之间的结构失衡问题依然突出,“木桶”效应明显,严重制约经济持续发展。传统总量调控难以有效引导资源流向薄弱环节和区域,导致发展不平衡、不稳定。对此,新一轮宏观调控在区间调控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定向调控,注重提高调控的针对性,实施“喷灌”、“滴灌”,注重补短板、强基础、增后劲。加大中西部铁路和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力度,今年将投入建设资金1.6万亿元;对服务小微企业和“三农”的金融机构进行定向降准降息,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,截至9月末,农户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.8%,增速快于企业贷款;小微企业贷款占企业贷款比重为30.4%,比6月末提高0.3个百分点。 

    三、以有效性适用性为准则,创新调控工具 

    调控方式的转变推动调控工具创新。新一届政府致力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创新,因时因势制宜,适时适度操作,反周期不反规律,富有中国特色的宏观调控工具体系初步形成。 

    财政政策加力增效。今年以来,受企业利润下滑、房地产调整等多种因素的影响,财政收入增速大幅回落,1-11月份财政收入增长5.7%,同比回落2.6个百分点;而另一方面,财政支出大幅增加,1-11月份财政支出同比增长17.4%,收支压力不断加大。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,财政政策既要保民生、保基本,又要稳增长、调结构,还要促改革、促创新,新一届政府“巧妇善炊”,面对压力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,不断创新政策工具,把有限资金用在刀刃上。实施结构性减税。对小微企业、服务“三农”的金融机构和高技术企业等实施结构性减税,切实减轻企业负担。去年以来,降税清费为企业减负超过4000亿元。盘活存量资金。整合专项资金、打造创新机制,设立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,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,启动实施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等,注重引导、撬动产业创新和科技创新。开展债务置换。为缓解地方政府偿债压力、增强统筹资金使用效率,防范可能出现的财政金融风险,今年以来已下达三批合计3.2万亿元的地方债务置换额度。 

    货币政策灵活适度。货币政策同样面临两难多难选择,既面临市场流动性总体充裕和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并存的问题,又存在企业总体负债率较高与加大信贷支持的矛盾,还存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与扩大出口、稳定资本流动的压力。在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的基础上,努力创新货币政策工具,提高政策的针对性、灵活性和前瞻性,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。不断丰富数量工具。为满足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,避免进一步推高杠杆率和债务水平,开展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(SLO)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和常备借贷便利(SLF)操作,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适度。进一步完善价格工具。充分发挥价格杠杆功能,促进资源优化配置,在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同时,扩大和放开存款利率浮动上限;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,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,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。提高金融供给效率。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渠道,减少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的“空转”,出台存款保险制度,支持民营、中小银行发展;推进政策性、开发性金融机构改革;取消存贷比考核,改革存款准备金制度考核方式,增强金融机构信贷投放能力,对稳增长、调结构发挥了积极作用。9月末,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.5%,增速比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分别高4.2和3.7个百分点;服务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增长17.2%,比工业快11.6个百分点;住户本外币消费性贷款余额增长21.8%。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下降约1.5个百分点。 

    四、以全面协调可持续为导向,创新调控目标 

    调控目标是实施宏观调控的出发点和落脚点。新一轮宏观调控依据经济发展阶段变化和化解突出矛盾的内在要求,结合国家战略任务和目标要求,立足当前、着眼长远,创新宏观调控目标。 

    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随着经济发展环境条件的变化,调控目标既要考虑经济增长,又要综合考虑就业、物价和居民收入等民生指标。新一届政府创造性地提出了“合理区间”的调控目标,即守住稳增长、保就业的下限和防通胀的上限。与过去相比,一是由高度关注GDP转变为更加关注民生。明确提出,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、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同步、生态环境不断改善,GDP增速高一点、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。二是由单一目标转变为多重目标。把保就业和防通胀提高到了与稳增长同等重要的地位。三是由底线目标转变为区间目标。过去我国宏观调控强调增速的底线目标,多次明确提出保“点”目标,现在,采取了类似“7%左右”的区间目标,体现了调控的灵活性。 

    努力实现“双中高”。在合理区间的基础上,进一步提出保持中高速、迈向中高端的“双中高”目标。这个目标既反映了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内在要求,又体现了动力转换与创新驱动的内在要求。为了确保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任务,经济需要保持中高速增长。我国仍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,有条件有能力实现中高速增长。经济要迈向中高端,必须加快结构转型升级,而结构能否顺利升级、动力能否平顺转换最终取决于创新驱动能否取得实质性突破。创新创造是解决新动力成长、突破要素资源环境制约以及周期性下行束缚的关键。新一届政府围绕实现“双中高”目标,紧紧扭住这个“牛鼻子”,大力推进创新驱动战略,努力打造新引擎、重塑新动力。 

    新常态催生新目标,新动力推动新发展。我国经济顶住压力,攻坚克难,砥砺前行,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,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,新生动力加快孕育。我国GDP增速稳定在7%左右,保持中高速(现在每增长1个百分点相当于五年前增长1.5个百分点,相当于十年前增长2.6个百分点);前三季度新增就业1066万人,提前一个季度实现全年目标,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.1%左右;居民消费价格涨势温和,1-11月份同比上涨1.4%;居民收入较快增长,前三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.7%,继续跑赢GDP。与此同时,新兴产业、新型业态、新商业模式加快成长。1-11月份,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.4%,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.3个百分点;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超过30%,连续保持高增长。 

    实践充分证明,党中央、国务院加强经济工作领导、实施宏观调控创新符合中国实际,具有高度的科学性、针对性和有效性,极大地丰富了宏观调控的理论和实践,有效地探索了转型期经济增长与宏观调控规律。取得的成效举世瞩目,积累的经验弥足珍贵。宏观调控创新没有完成时,只有进行时。在大变革、大转型、大发展的伟大时代,我们要勇往直前,聚众智、谋众识、汇众力,不断完善宏观调控“升级版”,引领我国经济巨轮乘风破浪、行稳致远。(作者王保安 系国家统计局局长)(新华网)

     

    上一篇:发改委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    下一篇:保证金上周净流出942亿元 结束连续四周净流入